你當前所在的位置:榮昌新聞網>榮昌新聞>

村 婦

2018-11-17 09:35:00 來源: 榮昌新聞網

(作者 董國賓)只要看到酸棗樹,看到漫野的油菜花,或夏日瘋長的黃瓜架,就能看到村婦。要不就到清碧的荷塘邊,村婦常在那里濯足或采荷。

村婦愛穿一件碎花上衣,挽起褲管,從村里走向村口,又走向山岡和田野。日復一日,做著鄉間屢見不鮮的事。

村婦總愛說鄉里鄉親的話,“大伯吃飯了沒?”、“莊禾澆水了沒?”、“雜草亂叢鏟除了嗎?”、“苞谷齊腿高啦”。不刻意,不修飾,沒有軟言細語,沒有嬌情和張揚。

天空碧藍如黛,草灘油綠可人,新雨細滴如絲,村婦不知欣賞,更不曾想做一身牡丹的旗袍,粉色的服飾,頂多出門干凈一下眉眼,只顧沒白沒黑地忙事情。

村婦就是村婦,以村為家,影子整日飄忽在村子里。總喜歡和腳踏實地的牛對話,和溫順的羊聊天,和吵吵鬧鬧的雞鴨鵝有拉不完的家常。村婦似乎與巧舌斑羽的鳥沒感情,與搖曳身姿的墻頭草各不相干。

村婦不南北遠行,總在或彎彎西來,或彎彎北去的羊腸村路上往復。腳步匆忙明快,心思藏在了村子和田野里。蜜蜂像一球球絨絮,逆著陽光和風斜飛。村婦像一只只蜜蜂,在夏日的莊園里“嚶嚶嗡嗡”唱贊歌。

村婦不在跑步機上作秀,不在公園里看天,不在花園里賞春。也不渴求云雀的歡歌,紅蜻蜓的火艷。有溪流可以側聽,清渠可以濯足,綠苗可以醒目,原野可以奔跑。麥穗送來喜悅,漫坡的野茴香送來清香,澄鮮的空氣送來康健。村婦是一只只清雅的蝴蝶,在清新的自然里不停地飛舞;是一個個結子的葵朵,在鄉村的陽光里質樸地點頭。

村婦不出行千里,知道的卻不少。牛筋草、馬尾草、驢蹄草、羊胡子草、雞石草、孔雀草、蝴蝶草、金魚草,都耳熟能詳。紫云英、抓耳根、馬蘭頭、哈耳根、金蓮花、地衣、黎蒿、云龍菜、觀音菜、薇菜,皆了如指掌。每一莖綠草,每一畦青苗,熟知其趣,概知其妙。村婦不見得識字多,卻是一本鄉間小詞典。

村婦不一定懂得唐詩宋詞,不去過問杜牧和李清照,卻也能種出詩詞的花朵來。油菜花、豌豆花、山菊花,都是村婦醞釀的詩和詞,鮮亮亮,光燦燦。

村婦沒有萬般柔情,更不會冰上芭蕾。她是鄉村或淡或純的花朵,馨香散發在質樸和勤懇里。

責任編輯: 唐洪全

相關新聞:




 
千斤顶或更好5手返水